干细胞之家 - 中国干细胞行业门户第一站

 

 

搜索
干细胞之家 - 中国干细胞行业门户第一站 干细胞之家论坛 干细胞行业新闻 穿越“生死” 这种创新疗法为攻克胶质母细胞瘤带来 ...
朗日生物

干细胞技术讨论区

干细胞临床应用技术交流

免疫细胞治疗专区

欢迎关注干细胞微信公众号

查看: 1457|回复: 0
go

穿越“生死” 这种创新疗法为攻克胶质母细胞瘤带来了什么?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积分
25057 
威望
25057  
包包
126705  

优秀版主 博览群书 美女研究员 优秀会员

发表于 2019-11-8 23:36 |显示全部帖子
穿越“生死” 这种创新疗法为攻克胶质母细胞瘤带来了什么?
' E- O$ U$ g& j. O" ]1 f6 c来源:药明康德 2019-11-08 12:21
2 l/ R. _$ s+ W8 b2 y. ^& c% K/ O1 V5 @( [. g( m3 \# D
“5年后的今天,他们中将只剩下3名幸存者。”在谈到不久前刚刚接触过的100名胶质母细胞瘤(GBM)新患者时,Howard Fine博士语气很低沉,也透着几许无奈。作为威尔康奈尔医学院(Weill Cornell Medicine)的一名肿瘤学家,从医30年来,Howard Fine博士曾治疗过不下两万名GBM患者,不过,最终的结果却很扎心——“你现在很难再看到这些人了,因为他们基本上都死了。”, @; g/ h9 e' |
Howard Fine博士所经历的,正是GBM在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写照。神经胶质瘤是最常见的恶性原发性脑瘤,占所有原发性脑瘤的近四分之一,占所有恶性肿瘤的四分之三;而GBM又是最常见、最具侵袭性的胶质瘤类型,占所有胶质瘤的一半以上,仅在美国,每年就有约1.2万个新发病例。GBM是一个“致命杀手”,一旦被确诊,留给患者的时间平均只剩下15个月左右。$ }+ A" c; O; {* s7 I: s
GBM如此冷酷无情,自然惹得天怒人怨、人人喊打,不过,一个非常尴尬的事实却是:在与它的交锋中,医学界推出的各种手段胜绩寥寥,一种 “有心杀贼,无力回天”的感觉油然而生。面对GBM的嚣张气焰,专注于开发创新癌症疗法的DelMar Pharmaceuticals公司“明知山有虎,偏向虎山行”,开发出了一种对抗GBM的有力武器——VAL-083。接下来,DelMar Pharmaceuticals总裁兼首席执行官Saiid Zarrabian先生将为我们讲述VAL-083的“精彩人生”。8 L$ m7 H. o( _# T' N- }
标准治疗之“殇”- Z) z: v: N" r: C* m
得了GBM,现在是怎么治疗的?2015年版《中国中枢神经系统胶质瘤诊断和治疗指南》推荐的治疗方案是:手术联合术后替莫唑胺(temozolomide,TMZ)同步放化疗及TMZ辅助化疗。毫无疑问,手术切除至今仍是应对GBM的重要手段,不过,仅凭一把手术刀,显然无法杀死每一个癌细胞。“GBM很难对付,在生长高峰时,它们每天以1.5%的速度高速增长,而且在大脑里四处流窜,” Saiid Zarrabian先生说:“GBM会侵入大脑中的微毛细血管,再加上其所处的位置比较特殊,使得我们投鼠忌器,手术切除非常困难。”
: D# v$ c' C+ v2 x; P此外,面对GBM,已有的放、化疗手段受到多重因素的影响,表现亦乏善可陈。即便是近来火热的肿瘤免疫疗法,由于GBM是典型的“冷肿瘤”(cold tumor),免疫细胞难以浸润,抗肿瘤免疫反应相当有限。事实上,几乎所有GBM患者在接受了一线治疗后均会复发,这些患者的1年生存率约为25%,平均5年存活率则不到3%。$ F! F3 g- }# L
面对不利的局面,研究人员并未放弃寻找和开发GBM新候选药物的努力,遗憾的是,其中绝大多数都在临床试验中折戟沉沙。尽管涉及的原因很多,但有一个重要因素不得不提,这便是血脑屏障(blood–brain barrier)的存在。
9 z9 t5 k9 R% B) T大脑的构造极为复杂与精妙,拥有血脑屏障这样的自我防御系统,允许必要的营养物质进入,同时限制其他物质的进入。对于很多药物而言,因为无法穿越这道屏障,它们没办法修复受损或病变的大脑。因此,想要对付GBM,能否顺利穿越血脑屏障是成败的关键因素之一,而VAL-083解决了这个问题。& t+ l: f% A& z/ @8 J5 p
VAL-083的前世今生
- N2 j8 N/ K; o8 I' X+ q8 u说起VAL-083,其实它最初是在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(NCI)开发的,并在那里开展了40余项1期和2期试验,涵盖多项适应症(如卵巢癌、非小细胞肺癌、GBM),不过,相对而言,对于GBM的研究比较成熟,所以也成为DelMar Pharmaceuticals关注的焦点。- f/ x# ?3 Q7 S
VAL-083是一种靶向DNA的小分子药物,其设计颇为巧妙——通过引起鸟嘌呤N7位置的DNA交联,导致DNA双链断裂和癌细胞死亡。Saiid Zarrabian先生表示:“VAL-083能够轻易穿越血脑屏障,并在脑肿瘤组织中积累。凭借独特的双功能DNA交联细胞毒性机制,VAL-083不受O 6 -甲基鸟嘌呤-DNA甲基转移酶(MGMT)DNA修复途径的影响——作为一种关键性DNA修复蛋白, MGMT极大地限制了替莫唑胺治疗GBM的效果。”$ z3 p# S3 H3 p/ h
MGMT是GBM重要的预后因子和疗效预测因子,按照MGMT启动子是否存在甲基化,可将其分为MGMT启动子未甲基化和MGMT启动子甲基化两种类型。临床研究结果表明,对于MGMT启动子未甲基化的GBM患者而言,替莫唑胺治疗的临床益处非常有限,而VAL-083则展示出了不俗的治疗潜力。Saiid Zarrabian先生认为,VAL-083有望与放疗相结合,在患者完成放疗后作为一种“维持”手段,或者在患者接受过替莫唑胺治疗后,作为一种“补救”手段。
, \+ M3 Y) {6 p2017年12月,美国FDA授予VAL-083用于治疗复发性胶质母细胞瘤(rGBM)快速通道资格。Saiid Zarrabian表示,DelMar Pharmaceuticals计划用一年左右时间完成现阶段的2期试验,3期注册研究有望在2021年开始启动,最早将于2023年上市。
2 K9 z, p6 w* U3 k: K启示录* L8 }+ q, v7 |; g* l
在Saiid Zarrabian先生看来,目前围绕GBM而展开的创新疗法大多表现不佳,也让不少大型药企把目光投向他处。严峻形势下,VAL-083迈出了坚实的一步,为满足GBM患者的未竟医疗需求带来了新的希望。那么,VAL-083的开发之路带给了我们怎样的启示?Saiid Zarrabian先生提出了三个或许值得借鉴之处:% Q9 n9 L6 K' z) X
正确的研究设计、正确的疗效终点以及恰当的患者群体9 ~/ d1 T# L, E) [0 ~
患者非常重要——临床研究涉及广泛的药代动力学(PK)分析,想要优化药物疗效,患者不可或缺* ^& e: W. s" b9 E
优秀的合作伙伴& ~" I9 I' m1 y* D; K8 y
Saiid Zarrabian先生强调,和药明康德子公司合全药业、MD安德森癌症中心(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)、中山大学癌症中心等一系列合作伙伴的握手,让DelMar Pharmaceuticals一路上披荆斩棘,在药物开发中不断取得新的突破。' |5 ~  S% m" x1 E8 \; o; Y
尾声7 W  c4 ?8 H6 |1 Z  X
漆黑的夜色中,即便只有微弱的萤光,也会带给人些许暖意。尽管通往GBM终点的道路充满了艰难险阻,但VAL-083以及它的同伴们却犹如一座座希望的灯塔,赋予人类前进的力量。(生物谷Bioon.com)
* m0 ]4 K- @- }& Z6 I2 G4 C
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验证问答 换一个

Archiver|干细胞之家 ( 吉ICP备13001605号 )

GMT+8, 2019-11-19 13:40

Powered by Discuz! X1.5

© 2001-2010 Comsenz Inc.